中国地方债与房地产风险犹存 再次刺激经济火力受限

    仍有投资者指望中国像2008-09年那样再次出台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但他们可能没有认识到,中国已经没有多少余地推出另一个巨额支出方案. 对抗雷曼兄弟倒闭後全球危机的四万亿元人民币(6,280亿美元)刺激方案,为中国在世界范围内赢得一片喝彩之声,但也遗留下来10.7万亿(兆)元(1.7万亿美元)地方债务、坏账风险和过热的房地产市场. 再加上经济增长率自然放缓,分析师称,中国为缓冲欧洲危机带来的全球影响而做出有力回应的能力和意愿已经远不及以前. "不仅政策空间缩窄,政府出台大规模刺激方案的动机也已经减少,"伦敦Capital Economics的中国分析师Qinwei Wang告诉路透. 为了对抗经济增长放缓,中国的最高经济规划机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NDRC)正加快审批投资项目,以支持经济增长.分析师预计今年中国经济增长率可能降至1999年以来最低. 温家宝总理也提出要把稳增长放在更重要的位置,不过最新的支出刺激方案较2008-09年更加谨慎也更具有选择性,主要集中在基础设施、钢铁和绿色能源项目上. "根据目前的需要和条件限制,这次刺激方案的规模将要小得多,"北京大学的经济学家卢锋表示. 几乎没有哪位分析师能给出这次"迷你"刺激方案的具体数值,本次方案还将包括减税和消费者补贴. 中国宣布要通过政策微调稳定经济增长,央行自去年11月以来三次下调了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但还没有迹象显示不久政府会像2008年那样松开对房地产的限制. 浏览中国经济增长与铁路建设对比图表,请点选(link.reuters.com/saw38s) 浏览中国政府支出图表,请点击(link.reuters.com/xyv58s)

**"投资成瘾"**

       在金融危机的黯淡时期,中国政府因成功推动经济回升和提振全球成长,赢得了国际社会的赞誉. 但大肆支出加剧了经济扭曲,表现为过度投资和国有垄断势力回潮. 新的投资冲动已招致部分中国学者的批评,他们认为,尽管此举可以带来短期经济成长,但可能导致中国经济结构进一步恶化,如投资占国内生产总值(GDP)增幅的50%以上. "这将加剧中国经济失衡,并使未来的经济调整更为艰难,"中国人民大学的经济学家赵锡军指出. "这就像吸毒一样.一旦你投资成瘾,将很难一下子戒掉.现在是戒掉投资瘾,改革经济结构以扶助长期经济增长的时候了." 上次4万亿元经济刺激方案中,中央政府出资仅占四分之一,其余资金大部分来自银行业向地方政府大规模放贷,这导致地方政府债务规模扩增至令人震惊的10.7万亿元. 渣打银行估计,这份为期两年的经济刺激计划总支出或高达10万亿元人民币. 中国银行业被要求为地方政府贷款展期,因地方政府卖地收入下滑导致财政吃紧.但银行不大可能再度慷慨解囊. "主要制约因素是政策当局不愿重复2008年刺激计划的失误,且银行对大举放贷持谨慎态度,"渣打银行中国研究部主管王志浩(Stephen Green)在研究报告中指出. 中国财政收入规模巨大,因此北京当局仍拥有强大的财政实力,但也面临债务负担沉重和巩固社会保障体系的双重考验. 不同的中国政府机构对地方政府债务总额有着不同的估计.中国工商银行行长杨凯生估计,中央及地方政府债务总规模相当於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43%. 而一些分析师认为,若将铁道部和政策性银行债券、银行坏账等隐性债务考虑在内,中国公共债务总规模则相当於GDP的80%-90%,高於60%的国际警戒线.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石小敏认为,由於存在产能过剩问题,新的刺激计划或许不会奏效.该研究会是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下属智囊机构. "因为公司不愿借钱,即便银行拥有资金也难以放贷,"他并称. 外界普遍预料,中国央行会进一步调降银行存款准备金率,甚至会降低银行贷款利率,以刺激经济成长.

 **改革是避免硬着陆的关键**

       分析师称,中国经济潜在增长率下滑,是与中国人口结构变化,以及加入世贸组织和市场改革的红利减少相吻合,故中国领导人刺激经济增长的紧迫性也不如以前那麽强烈. 中国政府把2012年GDP增长目标定为7.5%,2011-2015年期间的平均增长目标为7%.政府不断强调要使经济增长摆脱对投资和出口的依赖. "中国的潜在增长率在下滑,但也不全是坏事.如果假定潜在增长率是8%,这就意味着,如果增长率降至7%也不必过於担忧,"北京大学的卢锋表示. 分析师预计中国第二季经济增长年率将降至7.9%,为2009年以来首次低於8%;预计2012年的增长率为8.2%,也是自199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前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夏斌上周表示,仅增长放缓并不意味着要发生硬着陆,只要就业市场和银行系统保持稳定就没有问题. 在2008-09年期间,中国出口突然大幅下滑导致2,000万左右的工人失业. 分析师称避免经济急剧放缓的关键是改革.中国政府也似乎在朝这个方向努力. "政府需要释放新的增长点,我们认为政府必须加快改革,鼓励更多的民间投资,包括服务业投资,"瑞银 的中国分析师汪涛在研究报告中写道. 2012年 6月 5日 星期二 13:23 BJT 保存为书签 | 打印 | 阅读全文[-] 文字大小 [+] 1 / 1看大图 Capital Economics的分析师Qinwei Wang预计,今年中国经济增长率在第二季将放缓至7.8%,第三季将反弹至8.5%,全年增长率将由上年的9.2%放缓至8.5%. 但石小敏的看法更悲观,预计全年增长率将降至7%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