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业产业链危机蔓延 中铝减薪30%

       铝业再次陷入亏损,较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时的困境相比,铝业此轮困境在原材料供应上重蹈钢铁业覆辙的特征更为明显。 中国有色金属[0.09 -1.10%]工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贾明星对本报记者表示,受原材料及能源成本上涨制约,我国电解铝的生产成本已高于市场售价,企业经营日趋亏损。 国际铝业巨头情况也不理想,近期,美国铝业公司(AlcoaInc.)及俄铝(RUSAL[5.79 1.40%],00486.HK)均发布减产裁员计划。俄铝指出,由于铝价于2011年底下跌,若干冶炼厂部分或完全关闭,预计2012年上半年全球铝产能将进一步缩减6%至8%。 虽然国内最大铝企中国铝业[7.05 -2.49% 股吧 研报](601600.SH)尚未公布减产计划,但不久前,中铝在2011年度财务报告中预计2012年第一季度继续亏损。 由于国有企业无法轻易裁员,中铝采取降薪来应对经营环境恶化。本报记者从中铝获悉,较2010年的薪资水平,中铝2011年整体降薪幅度达30%。 这还不是深层次的危机。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副会长文献军对本报记者表示,目前行业大多关心铝业成本上涨,“我认为应该同时关注铝原料供应问题,做好防患准备”。      

           据本报记者了解,目前,我国铝土矿进口比例已达60%,并且绝大部分来自印尼和澳大利亚,进口渠道单一。 中铝降薪30% 在危机中,受制于体制要求,我国国有企业普遍采用“降薪不裁员”的手段削减开支。 继2008年降薪后,中铝再度降薪30%。中铝2011年年报显示,2011年,中铝应付职工薪酬约为4.66亿元,相比2010年6.36亿元的薪酬水平,降幅近30%。 虽然没有采取强制裁员政策,但相比2010年,目前中铝的在职员工总数已减少6997人,至10.1259万人。减少的员工大部分为生产工人,其次,管理人员缩减了1400多人。 中铝方面对本报记者表示,员工减少的原因为中铝实施机构改革,在其旗下部分分公司和子公司实行了内部退养计划,允许符合条件的员工在自愿的基础上退岗。 铝业亏损是中铝降薪、减员的直接原因。2011年,中铝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38 亿元,与上年同期的盈利7.78 亿元相比盈利大幅下降。 此外,中铝的销售成本、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均呈不同程度上升。其中,财务费用比2010年增加了8.46亿元,上升幅度为33.36%。 中铝方面解释,净利润大幅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国家宏观调控连续加息、公司有息负债规模有所上升,导致财务费用上升,以及原燃料价格的上涨导致公司主导产品销售毛利率降低所致。 中铝将业绩下滑归咎为电力成本上涨及铝价下跌。贾明星表示,这也是整个铝行业面临的压力,目前,铝价已跌至16000元/吨的成本线之下。 这意味着,今年一季度,铝行业亏损将加剧。华北铝业一位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表示,不看好铝业后市,亏损将会加大。 求解产业链一体化 电价上涨是我国电解铝很难摆脱的成本掣肘。目前,电价在电解铝成本构成占比方面,国内企业高达45-50%,国外企业仅占25%-30%,这使我国电解铝的成本比国外要高出很多,我国电解铝产业的国际竞争力已明显下滑。 在此背景下,产业链一体化成为国内铝行业的新趋势。目前,国内铝企业加速探求上游能源与下游生产一体化的生产模式,比较普遍的做法是煤电铝一体化和水电铝一体化。 中铝总经理熊维平此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铝业可能将持续3-5年低迷期,如果能形成煤电铝、水电铝完整的产业链,中铝的电解铝依然具有竞争力。 目前,国内有实力的铝企均开始布局产业链一体化。据本报记者从业内人士处了解,今年以来,中铝正在内蒙古、甘肃、新疆、宁夏等西部地区加快煤电铝一体化谈判进展。 3月中旬,中铝还与焦作万方[14.04 0.72% 股吧 研报]铝业股份有限公司一起增资28.48亿元,用于在新疆鄯善建设煤电铝一体化项目。在本次增资项目中,焦作万方出资10.14亿元,持有新疆铝电股权比例35%;中国铝业出资18.34亿元,持有新疆铝电股权比例65%。 中铝还正在重组宁夏发电集团,重组后,中铝将承担目前由宁夏发电集团负责的煤炭、电力、新能源、新材料、装备制造等项目,并开发建设煤电铝一体化项目。 除了中铝,云铝股份[6.21 1.47% 股吧 研报]、南山铝业[7.44 -0.27% 股吧 研报]、中电投等国内其他较有实力的铝企,也在加快布局煤电铝或水电铝一体化。 重蹈铁矿石覆辙 当国内铝行业将目光聚焦在降低能源成本时,文献军呼吁,希望能分散一些注意力到上游原材料供应。 据本报记者了解,中铝囊括了国内90%以上的铝土矿资源,但中铝的氧化铝产能目前只占国内氧化铝总产能的30%,这意味着,剩下近70%的氧化铝产能所需原料大部分依赖进口。 但中铝铝土矿的产量增速落后于氧化铝产量增速。据中铝方面统计,2011年,中铝自有矿山铝土矿产量1356万吨,同比增长6.5%,而氧化铝产量同比增长8.7%。 中铝山西铝的一位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表示,目前,国内铝土矿60%依赖进口,并且进口幅度还在加大,加上进口渠道单一,恐成“铁矿石第二”。 海关数据显示,今年2月份,我国铝土矿进口总量为466.59万吨,同比增长112.26%;今年1-2月铝土矿进口总量为778.16万吨,同比增长51.8%。 其中,我国铝土矿进口来源国主要为印度尼西亚和澳大利亚。2月份,我国进口自印度尼西亚的铝土矿380.76万吨,同比增长160.92%,进口自澳大利亚的铝土矿80.96万吨,同比增长41.04%。 我国基本无望降低对铝土矿的进口依赖度。据国土资源部《2011年中国矿产资源报告》统计,2010年我国铝土矿查明资源储量37.5亿吨,但静态保证年限仅有十几年。 但文献军认为,铝土矿不大会成为下一个铁矿石,因为铝行业对自然资源再生利用的空间较大,如加快粉煤灰提取氧化铝技术产业化和加快霞石提取氧化铝产业化研究等。